<rp id="pa1ip"><optgroup id="pa1ip"></optgroup></rp>
<b id="pa1ip"></b>
  • <rp id="pa1ip"></rp>

  • <source id="pa1ip"><nav id="pa1ip"></nav></source>
    <cite id="pa1ip"></cite>
    <font id="pa1ip"></font>

  • 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你永遠的心靈家園! 繁體中文 網站地圖

    您現在的位置:筆下文學 >> 大家讀文 >> 投稿出版 >> 內容

    還錢

    作者:華采儀 時間:2011-8-27 18:29:25 點擊:4260


         還 錢
         劍門若郎
       【1】
       “出租車!”
       “吱”的一聲,一輛藍色出租車停在了汪曉軍的面前,汪曉軍鉆進了后座,順手將提包放在了身旁,一副酒飽飯足疲倦的樣子。
       “同志,到哪里呢?”司機劉大民急急問道。
       “噢,到火車站。”說完,汪曉軍便在后排昏昏欲睡過去。
       天兒很熱,空氣里彌漫著沉悶的氣氛。出租車急急穿梭于潮來潮往的A市,出沒于車水馬龍的洪流之中。
       到火車站不堵車大概十多分鐘的路程,結果在天星路的下穿隧道里賭了十來分鐘,最后將近花了半個小時才到達火車站。昏睡中的汪曉軍一看時間,趕忙甩出二十元錢就急急趕路了。
       “喂!同志,還找你幾塊錢呢!”司機劉大民喊道。
       汪曉軍急著趕路,早已頭也不回地消失在人海了。劉司機也無可奈何地開著出租車離開了。
       十多分鐘后,劉司機來到一處洗車的地方,他此時準備洗車交班。當他停好車清理自己的物品時,猛然發現后座一個遺落的提包。不好,應該是剛才那位客人落下的。可是在那人山人海的火車站,要找到失主簡直是大海撈針,比登天還難呢!
       劉大民提起那提包,沉甸甸的,好像很有貨呢!一種本能的好奇使得他忍不住打開提包一看。不看不要緊,這一看差點沒讓他抽過去!我的天!提包里滿滿的竟然全是一疊疊嶄新的百元大鈔,他粗略地數了數,足足有十五萬現金,而竟然沒有其它任何東西。
       他趕緊鎖好車,內心十分激動,提著那提包匆匆趕回了家,全然顧不上洗車交班的事情了。
       回到家大概六點多,妻子在一家超市當售貨員,此刻還沒下班。他忐忑不安地走來走去,一會兒把那提包丟在沙發上,一會兒又提起來。過了好一會兒,他才似乎想起了什么,給車老板打了電話,說是自己肚子有點不舒服,沒有來得及洗車交班,車子停在華榮洗車場就急急回家了。
       劉大民坐立不安地等了好半天,也不見妻子回來,飯也懶得做,他于是又撥通了一個號碼。
       “嗯,劉強啊,你趕快過來一下!哥給你說個事兒。”劉大民有些神色慌張地說道。
       不一會兒,就有人敲起了劉大民的門。門開了,進來一個瘦高的三十來歲的小伙子,和劉大民的矮胖還真難看出是兩兄弟呢!
       “哥,什么事兒?我正在王大媽茶樓和幾個熟人打牌呢,聽你電話頭好像有急事找我?”劉強狐疑地問道。
       “嗯,是這么回事,今天我上班撿到一個客人落下的提包,里面有十五萬塊錢啊!”劉大民有些不安地說道。
       “什么!十五萬?現金?我的天,哥,我們發財啦!”劉強異常興奮。
       “這個,不好說,失主找上門怎么辦?”
       “什么?找上門?這么多出租車,他找誰呀?我看啊,這事兒好啊,你也找不到他,他也找不到你呢!人不知鬼不覺!”
       “那萬一人家報了警,最終查到我們家呢?”
       “報警?怕什么?你又不是偷的搶的!我又不是沒學過幾天法律,好歹我還混到個大專〖屏蔽***〗,這點常識我都不知道嗎?不用怕!”
       “你說的有道理,但這畢竟是人家落下的,更何況我們出租司機還有歸還旅客遺失物品的義務呢!”
       “哥,你別傻了,你說的那些只是道德問題,你就留著錢將來供侄兒讀個好大學吧,嫂子也會同意我的想法的,不信你晚上問問她吧!”
       只讀過初中的劉大民心里本沒有底,在畢竟讀過大專的弟弟的這么一說之下,也就漸漸放下了內心的忐忑不安,暫時也就沒有了打算還錢的意思,是啊,撿到的錢,不還也還算不上犯法嘛!
       晚上,和老婆說起這事,沒想到同樣只有初中文化的老婆胡翠花,竟然同他那大專文化的弟弟劉強的想法差不多,還一個勁地數落劉大民太愚笨了,白白地撿到這十五萬,簡直是天大的好事兒,幾乎可以改變下崗工人的命運了,還還個鳥毛!不還!
       于是,劉大民撿到十五萬塊錢的事兒就暫時擱置起來了,劉大民照樣開他的出租車,假裝不露聲色。
       【2】
       話分兩頭,各表一枝。
       且說那王曉軍稀里糊涂地趕回家,帶著莫名的疲倦睡了一覺,直到她老婆吳瓊下夜班回來。這吳瓊是C市一家區醫院的護士長,而他老公汪曉軍則是某醫藥器材公司銷售經理,常年在外跑銷售拉客戶,幾年下來,這家子經濟狀況算是小康了。這不,汪曉軍此次又談成了一筆三十多萬的醫藥器材生意,也收回了人家上次所欠的貨款十五萬,一時高興之余和幾個客戶在大酒店吃喝玩樂了一回,一下子花了八千多!
       直到他老婆回家喚醒他,汪曉軍才基本清醒過來。吳瓊夜班下來,有些饑餓了,于是就有些埋怨起他來了。
       “你看你,又在外面胡作非為了?喝得都不曉得人事了!怎么不給老娘做點吃的呢!你不曉得我在上夜班啥?”
       汪曉軍有些不好意思地說:“哎呀!茅臺、五糧液的酒勁還真不小呢!這不,陪幾個客戶吃飯多喝了幾杯嘛,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身不由己?是不是吃完飯喝完酒,又去找了些漂亮小妞兒們,陪那些老鬼們桑拿按摩了呀?”
       “嗯,沒……沒……有!就算偶爾有,那也是不得已嘛!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些個院長主任,哪個不好那一口兒呀?”
       “呵呵!你真的是不得已?你真的就不好那一口兒?你倒是給我老實點哈!”
       “那是!我向來就聽老婆大人的,這幾年要不是老婆大人和我里應外合,呵呵,我們怎會有今天這么順利發展呢!”
       “算你還有點良心!少給我貧嘴了,說說正事,這次收獲了多少?”
       “呵呵,這次收獲大!做了一單三十萬的生意,還收回了上次的貨款十五萬!”
       “那你這次出血了多少呀?又花了好多錢和那些老鬼們吃喝玩兒樂呢?”
       “嗯,沒……沒……有多少!”汪曉軍囁嚅著說道。
       “到底是多少!總得有個數兒吧?票據拿我看看!快點!”
       汪曉軍無可奈何地摸出了消費票據,各種消費名類,總計八千多!
       “我的天!你倒是舍得花錢!羊毛出在羊身上,你節省的開銷還不是自己的?公司不是給你銷售額百分之十的提成嗎?就算你報賬還不得從你的提成里算么?真是個敗家子!一點兒都不曉得節省!到底你還有沒有老婆孩子了呀?”
       “節省?節省怎么辦的成大事呢?好了,老婆,外面的事情你不大懂的,我們說好了,外面的事情得由著我,你不曉得江湖有多深啊!”
       “呵呵!你又不是三歲的小孩子,倒也用不著我提醒就是了,那么,收回的十五萬貨款呢?現金嗎?”
       “是啊,現金!直接從人家財務辦公室的保險柜給提取的呢!不是眼下正需要現金采購一批藥品供應你們醫院嗎?就用這個錢!反正也不急著交賬!”
       “以后少提現金,現在這個社會,叫人很不放心呢!錢在哪里呀?”
       “錢……錢,錢在哪兒呢?我的提包在哪兒呢?”汪曉軍這才迷糊起來。
       “哪里見到你的提包了?客廳和臥室都沒有呀!你到底放在哪里了?可不是鬧著玩的呀!”
       “我的天!好像忘在出租車了!我急著趕車回家,當時又喝得暈暈的,真的落在出租車了!”汪曉軍此刻才如夢方醒。
       吳瓊突然暴怒起來,罵道:“我說你個敗家子!你看看,這么大的事你竟然給落下了!你怎么沒把自己給丟了呢?我倒看你怎么交差!”
       “好了,老婆,幫我想想法子,別埋怨我了,我可從來沒出過這么大的差錯呢!落在出租車上,應該是被司機撿到了吧!”
       “出租車?你知道車牌嗎?你知道那出租車司機什么樣子嗎?簡直是大海撈針!癡人說夢!”
       “是啊!A市的出租車上萬輛呢!再說那司機的模樣我也記得比較模糊,好像是矮胖矮胖的樣子吧!”
       “我看你這下子完了!我們這兩年的辛苦就叫你給泡湯了!你說看怎么辦?你倒是說呀!你不是神通的很嗎?”
       “老婆,你看我們登個懸賞廣告怎樣?你不是有個遠房親戚在A市電視臺上班嗎?我們求助一下他們電視臺,應該找得回那個提包的!”
       “懸賞廣告!你準備懸賞多少?少了誰愿意歸還你那十五萬現金呢?”
       “你看我們懸賞五萬怎樣?拿出三分之一,重賞之下應該必有好漢了吧!”
       “五萬?那你這幾個月的辛苦跑單不就都白忙活了嗎?哎!你這個敗家子!你自己看著辦吧!”
       “我們懸賞五萬,到時候還不是在于我們愿不愿意?估計撿到錢的人也不好意思要那么多吧!再說萬一遇到好人了呢?說不定人家抱著我們的十五萬現金睡不著,愁著和我們聯系交接呢!”為了寬慰盛怒的吳瓊,汪曉軍不無僥幸地說了些寬心話。
       于是,當下決定第二天在A市電視臺登錄這懸賞廣告,夫妻倆懷著各自的心緒休息了,是夜無話。
       【3】
       夜晚,劉大民陪著老婆胡翠花看電視,正是A市電視臺百姓家常欄目。
       “觀眾朋友,今天本臺收到C市汪先生的一份懇托求助信,并且應電視臺邀請,汪先生也來到了我們節目現場。”
       “汪先生,你好!歡迎你來到我們節目現場,下面請你就你的求助事宜給觀眾朋友們一個交代,好嗎?”
       “感謝A市電視臺,感謝百姓家常欄目組,感謝主持人,我是汪曉軍,家住C市南湖區,前天我到A市出差,因為陪客戶喝了點酒,在回家趕車途中,稀里糊涂將十五萬現金貨款落在了A市一出租車內了,希望知情的好心人,特別是那位拾到我貨款的司機,能夠將我的貨款及時還送我,我將表示感激不盡,并且我在此鄭重承諾,我愿拿出其中五萬表示我對拾金不昧者的酬謝!絕不食言!請各位觀眾給我作個見證!”
       “各位觀眾朋友聽到了!這位汪先生愿意拿出五萬作為酬金,我們希望那位拾到汪先生貨款的朋友能夠發揚我市人民拾金不昧的精神,盡快與我們欄目組聯系,也可以解除汪先生的燃眉之急,好了,我們會繼續關注,請知情人聯系我們欄目組電話。再見!”
       看了這一欄目,劉大民莫名出了些虛汗,他看了看老婆,胡翠花倒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第二天,劉大民又分別在出租車廣播以及A市三江日報里,收到了汪先生的這一則重金懸賞找回失物的廣而告之的消息。劉大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開始有些坐不住了。他又借故早早交了班,因為他的心思都難以集中在開車上面了,這可是出租車司機的大忌呀!
       他回到家就撥通了電話,“劉強啊,你看到那則懸賞找回失物的消息了嗎?那不說的就是我嗎?怎么辦?我都有些坐不住了!”
       電話那頭,“哥,你傻了?不予計較,管它呢!這事兒又沒有外人知道,怕什么啊!你可是個大男人喲!”
       通過電話以后,劉大民心里稍安了些,可是接下來的事情,讓這個比較老實本分的中年人真有些扛不住了。
       第二天晚上,他又莫名看到了那個百姓家常的欄目,竟然是一大圈人在主持人的引導下討論他撿錢不還的事情。
       “觀眾朋友們,上次關于汪先生重金懸賞找回落在出租車十五萬現金的事情,在節目播出三天了還至今毫無消息,今晚,我們與現場的觀眾以及在線的網友們來個大討論:撿到別人錢財到底該不該及時還上?下面,我們先聽聽現場的觀眾的發言,請舉手自由發言。”
       “我覺得,撿到別人錢財應該及時還上,不然,你的良心就始終不會放過你!”一個戴眼鏡的學生模樣的男子首先舉手發了言。
       “是啊!我覺得撿到十五萬不及時還給人家,就相當于謀財害命呢!你想想人家是多么需要這筆錢呀!”一個年輕女子也附和著發言。
       “我覺得這個問題,它首先是一個道德問題,做人如果沒有基本的道德,那他還配叫人嗎?”一個留平頭的中年男子發了言。
       “我覺得撿到這么多錢不還,那也應該觸犯到法律了吧?我覺得這事兒公‖安局就應該管!”一個中年婦女發了言。
       “就是!這事兒應該讓公‖安局查一查,或者是告到法院去!畢竟是金額較大嘛!不還錢就等于是犯了法!”一個激動的老太爺發了言。
       劉大民聽到這些,再也坐不住了,立馬站起來關掉了電視,一個人坐在沙發上不停地抽悶煙。他老婆值夜班還沒有回家。
       第二天,劉大民忐忑不安地上了班,神情恍惚地開著出租車轉來轉去,好幾次旅客給他招手他都似乎沒有看到,而車內并沒有載客!終于在快要到南門十字路口的時候,一個中年婦女終于招呼停了他的車。
       “師傅,西大街醉仙樓路口!”
       出租車漫不經心地繼續前進,東穿西穿,像一只迷茫的羔羊,或是大海里飄來蕩去的小船。
       “師傅,你走錯了吧!”
       “啊?哦!那邊在施工,走這邊快些!”劉師傅驚了一下,本能地應道。
       大約過去了十來分鐘,車子醉漢似的來到淮海大道,在一棵大樹下“吱”的一聲剎住了!
       “師傅,你怎么啦?你把我載到哪里來了呢?你看看!”
       “噢!對不起,我今天頭暈的厲害,對不起,你就在這里下車吧,我不收你的錢!”劉師傅爬在方向盤上,一動不動。
       那婦人無奈,嘴里不免說三道四地下了車,甩了車門走開了。
       【4】
       當天晚上,一家子吃過晚飯,弟弟劉強也正好來串門。
       劉強看見哥哥郁悶地坐在沙發上一個人不停地抽悶煙,心里明白了兩三分。
       “哥,你怎么啦?扛不住媒體壓力了嗎?”
       “你哥這兩天就像失魂落魄了似的,變了個人樣。”嫂子胡翠花不滿地說道。
       “就是你們惹起的!這錢不還我怎么睡得踏實!我心里老是七上八下的!”劉大民突然發話了。
       “你看你!就那么點出息!還是個大男人!”胡翠花抱怨道。
       “哥,你實在扛不住了,這錢還也可以,但是你一定得先扣除五萬,人家不是說了要拿出五萬作為懸賞酬金嗎?”
       “那好吧!就聽弟弟的吧!這樣我安心些!劉強,那你想法聯系下失主汪先生吧,我們一起去還人家錢!”
       胡翠花聽到兄弟倆這么一商量,早已坐不住了,甩下手中的茶杯就煩躁地躲進自己臥室去了,再“砰”的一聲關上了房門。
       第二天,劉強通過A市電視臺百姓家常欄目聯系上了失主汪曉軍,他們表示私下里找個地方交涉此事,不愿在電視臺露面。
       地點約好是桃花江富春樓二號茶間,下午四點半準時到,除了失主本人親自一個人來領,其它人概不接受。
       大約四點左右,汪曉軍就一個人急急地趕到富春樓二號茶間,他早已看見兩個人坐在了茶間:一個瘦瘦的帶著淺色墨鏡,三十歲左右;一個矮胖矮胖的大約四十歲左右的中年人,正是那日開出租車的那位司機!沒想到此刻見到卻分外熟悉!桌上擺著他更熟悉的提包,可是好像沒有先前飽滿了!
       劉大民站起來接上了汪先生伸出的手,喃喃地說道:“你就是失主汪曉軍先生嗎?我們也是偶然才知道的。”
       “正是!哎呀!萬分感激了!這位先生是?”汪先生看到劉強有些生硬冷酷的面容不禁有些不安地問道。
       “噢!我是他弟弟,今天特地陪我哥來還錢給你的!”劉強搶先應道,語氣堅定但是并不熱情。
       “噢!那是感情你們太好了!我代表我一家子對你們拾金不昧的精神表示千恩萬謝了!”汪曉軍禁不住鞠了一躬才激動地坐下來。
       “噢!應該的!不過,你先前說過的話可否算數?”劉強將軍似的問道。
       “噢,算數,算數!君子一言,駟馬難追!”汪曉軍立馬客氣地應道。
       “好!那你拿回你的十萬現金吧,我們已經按你的承諾抽取了其中五萬!不好意思啦!”劉強邊說邊把那提包推給了汪曉軍。
       “哦,那……我來……我來清點下!”汪曉軍莫名有些不快但是無可奈何地應道,一邊打開提包清點起來。
       沉默了一陣子,兄弟倆看著汪曉軍點錢,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
       “嗯,我清點了,對頭,是十萬,分文不差,很是感謝你們兄弟倆了啊!”汪曉軍雖然有些不快,但是畢竟拿到了這十萬塊錢,心里也就情不自禁地向這眼前的兩兄弟說起了感激的話。
       “這樣吧!明天中午我請你們兄弟倆在醉仙樓吃頓飯怎樣?主要表示我們一家子的感激之情!”汪曉軍莫名發出了邀請。
       “算了吧!我們兄弟倆平時都忙的很,不過還是謝謝你的美意了!”劉強毫無熱情地拒絕了汪曉軍的好意,劉大民一聲不吭。
       雙方坐下來喝茶,空氣似乎有些凝固,雙方都陷入了某種尷尬的氣氛,一時半會兒竟冷了場,彼此似乎都有所介懷。
       “好了!我們兄弟倆準備走了,我們待會還有個朋友聚會呢!不好意思啦!”劉強打破尷尬說了告辭的話。
       “哦,那好,方便的時候再聯系吧!”汪曉軍不知所措地站起來迎送兄弟倆走出茶間。
       劉大民兄弟倆走后不久,汪曉軍喝了幾口茶結了帳,也有些莫名興奮地離開了此地,徑直回家去了。
       【5】
       晚上,妻子下班回來,吳瓊立馬問起了今天交接的情況。
       汪曉軍一五一十地講了交接的整個過程及其各種細節,甚至連交接的現場氣氛都給描繪了出來。
       “怎么?你真的就給了他們五萬塊錢的酬金?甚至連那五萬塊錢都沒有經過你的手給?而是他們在還錢之前就早已扣除了那五萬塊錢作為酬金嗎?這不明擺著像是敲詐勒索了嗎?哪有做人這么不厚道的呢?豈有此理!這事兒不能就這么算完!”吳瓊憤憤不平地說道。
       “哎!還不是我先前在電視上就允諾了的嗎?俗話說得好,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嘛!”
       “不是‘孩子’而是‘鞋子’好不好!你倒好,還真拿個‘孩子’套狼呢!”
       “那也是莫得辦法的事情嘛!你想想,人家先就扣除了五萬做酬金,而我又是先前允諾了的,這個確實沒得辦法!算了,我們就認了這個栽吧!”
       “不得行!我不得干!五萬塊錢都等于是我兩年的工資收入了!”
       “不干也得干!那你說這事兒怎么辦?人家又沒有偷盜搶,犯什么法!”
       “這事兒還得從媒體下功夫!先前的媒體報道不是就見效了么?最后實在不行我們就告到法院或是公‖安局!看他們能撐多久?”
       “這樣不好吧!我們不是承諾了給五萬的嗎?再說我們也要回了十萬嘛!就當是舍財免災吧!”
       “免你個冤大頭!你在外面跑的大男人就這么容易受人擺布欺負?不得干!明兒個我請假陪你去A市電視臺走一趟!”
       汪曉軍見妻子這么堅決也就不好再說些什么了!當天晚上他想要親熱妻子以慶賀這失而復得的十萬,可是吳瓊根本不買他的帳!碰都不要他碰一下!
       第二天,夫妻倆趕車來到A市電視臺找到先前的熟人講明了來意。
       “恐怕不好辦呀!汪先生先前答應了人家五萬的酬金,此刻要反悔恐怕說不過去呀!”主持人為難地開導著吳瓊。
       “可是!天底下哪有事先扣除人家的錢財作為酬金的呀?這不就是要挾嗎?就算是給酬金也得看主人家的意思不是嗎?希望貴臺給再幫幫忙吧!”吳瓊懇求著主持人,而且還編了一大堆上有老下有小、負擔重、家里經常陷入困窘的連篇謊話,引得主持人十分同情。
       “那好吧,我們和臺里領導商量下你們的情況,何況你的親戚在我們臺里人緣不錯,和我也是同事朋友一場,你放心吧,這個忙我們一定會幫的!”主持人不無同情而又連親帶故地說了些開解寬慰吳瓊夫妻倆的話。
       下午,臺里相關領導商量了下,他們覺得,這事兒到此按理說應該告一段落了,雖說劉司機兄弟倆的做法不夠厚道,但是畢竟人家歸還了十萬塊錢,這種效果已經是很不錯的了,也證明了我臺的宣傳實力強大,如果再繼續幫忙,恐怕有偏袒一方之嫌,可是不幫又不好給汪先生夫婦倆一個相對滿意的答復。最后臺里做出了決定:對此事做出客觀公正的深度報道有利于提高我臺的收視率,我們臺也要借此機會大造輿論,宣傳社會良風良俗!
       當天晚上,A市電視臺百姓家常欄目就此事繼續展開了相關報道。
       “觀眾朋友們,上一次我們報道的汪先生懸賞找回失物的事情已經有了下落,雙方當事人也私下里進行了有關交涉。但是,事情并沒有就此結束,汪先生夫婦倆今天找到我臺懇求繼續給予道義上的幫助。在此,我們也不好推卻,現在我們準備連線在線的網友們來就此探討一番,看看社會各界人士怎么看待這么一個問題:出租車司機車內撿到財物該不該無償歸還失主,并且,能不能夠未經允許事先就從十五萬現金中扣除五萬作為他歸還失物的酬金!好,廣告之后再回來!”
       不幸的是,劉大民又碰到了這個節目,廣告期間,劉大民有些坐立不安,臉上都變了顏色,他的妻子在茶館打牌。好奇心使得他繼續看這節目!
       “好啦!廣告之后我們又回到節目現場,現在我們來看看網友們怎么看!一個叫‘一剪梅’的網友認為,出租車司機撿到錢就應該無償歸還失主,這相當于是出租車司機的法律,并且出租車公司管理方面就有相應的條例規定。”
       “說得不錯!我們再接下來看一個叫‘今夜無眠’的網友的觀點,他認為,拾金不昧是中華民族的優秀傳統,哪有撿到錢后以事先扣除酬金相要挾的呢?這不等于就是變相的敲詐勒索了嗎?”
       “接下來是一個叫“魯智深”的網友的觀點,他認為,撿到財物要無償交還給失主,這是出租車行業一條不成文的法律,也是出租車行業最基本的道德底線!如果不無償歸還人家失主財物,我將毫無保留地鄙視他到底!”
       劉大民聽到這些,不覺突然打了幾個冷顫,渾身都不自在起來,臉上一陣燥熱,可是他還是忍不住繼續看這個節目。
       “接下來,我們來看一個叫“機關槍”的網友怎么說,他認為,出租車司機撿到財物不還,還等失主重金酬謝的承諾出臺才迫于各種壓力才勉強還給部分,這已經是很無恥的行徑了!更何況出租車司機本該無償歸還失主財物,這是出租車司機的法律,建議開除這個出租車司機,永不錄用!”
       劉大民再也坐不住了,猛地站起來關掉了電視,內心里好一陣狂亂。又不知過了多久,反正他不等妻子回來就蒙頭倒睡了。
       【6】
       第二天,劉大民依然蒙頭大睡,根本沒有上班的意思,妻子胡翠花扯開他的蒙頭被,催促道:“咋啦?病了?怎么還不起來上班呢?”
       “沒有什么,你去上你的班吧,我一會兒就好了。王師傅會給我電話的,不用你管哈。”
       “好!那我走了,你今兒個是怎么啦?”胡翠花邊說邊收拾東西離開了家門。
       不知過了多久,電話突然響了,劉大民摸出枕頭下的電話接聽,“哦……,好……,哦……,我今天人不大舒服,哦……,沒事兒,我馬上就來!”
       這是交班的王師傅在催促他接班呢!劉大民慌忙起來收拾洗漱準備去上班,他本想推脫請假不去的,可是王師傅說他今天有事兒要急著辦理,于是劉大民雖說極不情愿,可眼下他也就只有不得不“霸王拉弓——硬上”了!
       劉大民走下樓,王師傅竟然已經將出租車開到了他的樓下,早已等得有些不耐煩了。他們迅速交接了手續,很快便各自忙活去了。
       劉大民今天心緒特別不好,半點也沒有跑車的心思,情不自禁地猛踩了一腳油門,車子“呼”地一下幾乎飛了出去,差點撞上了彎道上的護欄!
       怎么辦?今天這種狀態哪能開車呢?不要說掙錢,搞不好還得搭上不少!可是這事兒也不能隨便找個人來頂替吧?算了!劉大民想來想去還是硬著頭皮開車,沒事兒,很多事情堅持堅持就過去了!
       路口一個人招手,劉大民剎車接了客,繼續趕路,不多一會兒的功夫,順利掙了幾十塊。緊接著又一個客人立馬鉆進了他的出租車,“機場,不打表,六十塊錢走不走,朋友?”那旅客倒是老手的樣子。
       打表也就六七十吧!不打表也就是對雙方都實惠了點。出門在外,做人嘛,哪有不彼此方便的呢!
       “行!”劉大民爽快地答應了,操最近的路上了機場高速,來回不到半小時的功夫,可是劉大民恍惚覺得用了一兩個小時的光景,今天他真的毫無心思,完全不在狀態,然而生意卻似乎出奇的好!每每是旅客前腳離去,馬上似乎就又有旅客鉆進了他的出租車后座。簡直不給精神恍惚的他以片刻的喘息機會!
       幾個小時下來,他已經掙到上千的數目了,可比平時生意好了兩三成呢!可是不知怎么的,劉大民老是也提不起勁,腦子里總是交替閃現著昨晚網友們的那些激烈的道德言辭,弄得他幾乎身心疲憊,此時正準備乘著間隙逃到林蔭道里休息一下的,可是一個小伙子已經強烈示意他停下來,他只得剎車!
       那小伙子徑直將大包裹塞進后排,鉆了進去,“師傅,東湖別墅!”
       “比較遠的喲,朋友!”劉大民善意地提醒了旅客,其實他的意思是不想去,要旅客知貴而退!
       “放心,師傅!少不了你的車費!大不了一百塊錢嘛!”小伙子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
       那倒也用不了一百塊錢,大概也就八十多塊錢吧,只不過那條路穿街過巷的不是那么好走,也比較偏遠,來回大概得一個小時呢!也時常碰到一時大方甩出一百元錢不用找零的有錢人,畢竟是東湖別墅區嘛!可是,就算是人家給一百元錢,劉大民此刻也不想跑,因為他實在是有些心力交瘁了!
       可是,出租車司機正常情況下是不能拒載的,劉大民他找得到什么借口拒載呢?他正常么不大正常!他不正常么他正常!真是進退兩難!
       劉大民硬著頭皮,勉強打起精神,不得不繼續這趟生意。半個小時后,他終于將客人送到了目的地,那客人也并沒有慷慨地甩給他一百元錢而不用找零,不過,此時的劉大民對錢這個問題比較麻木,他早已是神情恍惚,稀里糊涂地開車找路,昨晚電視節目的激烈言辭始終交替閃現在他的腦海里,他其實一夜未睡,再加上今天生意又出奇的好,他早已有些撐不住了!
       他胡思亂想地繼續開著車,早已無視了路上行人的招呼。當他穿過路口拐入一條岔路之際,突然從側面竄出一輛小卡車。本該減速剎車的劉大民竟鬼使神差地猛踩了一腳油門,車子猛地飛出,錯開了那輛小卡車,由于車速太快,沒來得即打過方向盤,車子飛上了人行道,撞在一棵大樹上,車子滾翻在水溝里,那出租車伸出的車輪飛快地轉著,像一只困獸在拼命掙扎!
       那輛小卡車早已逃之夭夭,車子里只剩下劉大民痛苦地呻吟。路上的行人三三兩兩聚上來,有人撥打了110,不過沒有人敢上前去救助劉大民,他似乎被卡在了出租車內,只有痛苦地呻吟,等待交警們的救助。在這城市的郊區,大概事故不得不等著。
       【7】
       “劉強啊,你在哪里?你哥哥出事了!在東湖區區醫院急救中心呢!你趕快來一下!住院部二樓五十五號病床!”劉強接電話之際,聽到他嫂子胡翠花急切無助的聲音,但是卻又沒有哭!
       劉強趕緊打的去了醫院,見到哥哥嫂子的時候,只見哥哥頭上、手上、腳上包扎上了不少白色紗帶,嫂子半是埋怨半是心疼地照顧著他。
       “哥!怎么啦?你不是技術很好嗎?開了十多年的出租車了!這是怎么啦?是不是被別人撞了?肇事者呢?”劉強連珠炮似地急切發問!
       劉大民看起來一副很倒霉的樣子,情緒低落地應了聲,“沒什么,沒有大的問題,只是手折了!也不關別人什么事!”
       胡翠花給劉強使了個眼色,那意思是要他別追問了,讓他哥安靜修養下。劉強于是示意嫂子出去下,另找個地方說話。
       在醫院走廊的一角,胡翠花把劉大民事故的基本情況告知了劉強,他們都會意地認為這段時間劉大民承受了太大的精神壓力,特別是媒體報道,這是導致劉大民出事的重要精神性因素。于是,他們商量著如何解決好這次事故的善后事宜。
       “交警說了,雖說那輛小卡車也有一定的責任,但主要是劉大民自己精力不集中造成的事故,錯把油門當成了剎車!出租車已經送到保險公司指定地點進行維修,估計車子直接經濟損失在三萬元左右。只是你哥手折了,這個損失就大了,還有車子維修期間的間接損失也是好幾萬吧!”
       “嗯,哥這次事故,我看啊,都是電視臺惹的禍!不!主要是那個失主汪曉軍不講信用,都是他的錯!我得去找他!要他負責這次事故的損失!”
       “你先不要自作主張,等你哥后天辦理了出院手續,回家休養期間我們商量商量再說!”
       “那好吧,只是哥回家休養期間,你可要注意啊,千萬別再讓他看到影響他精神情緒的報道了!”
       他們兩就這樣說了會兒話,又回到了劉大民的病床位,只見劉大民合著眼安靜地躺在病床上,一聲不吭。
       第三天下午,劉大民出了院,回到家休養,劉強告訴了他這兩天自己的想法,意思是要找失主汪曉軍為這次事故損失負責。
       “算了吧,這次事故也不關人家什么事情,我們自己也有做的不對的地方嘛!”
       “要不是他們反復,怎么會造成你的精神負擔和這次事故呢?你別管,哥!好好休息吧,我會處理好的!”
       第二天,劉強給王曉軍打了電話,說是他們愿意歸還先前扣除作為酬金的五萬塊錢,并約在老地方見面交涉。
       汪曉軍如約來到他輕車熟路的桃花江富春樓二號茶間,一眼就看見了劉強,劉強還是和上次差不多的裝束。一陣寒暄過后,彼此談起了正事兒。
       “汪先生,那五萬塊錢我們準備通過電視臺那個百姓家常欄目現場還給你們!”劉強說話冷冰冰的。
       “怎么啦?你哥怎么沒來?為什么一定要通過電視臺節目現場還給我們呢?”汪曉軍感到有些納悶。
       “我哥他出事了,車子撞壞了,人也受了重傷!”劉強好似攤牌的口氣。
       “哦,原來是這么回事!那……那……沒有什么大礙吧?”汪曉軍有些愧歉地說。
       “這事兒麻煩了!說大呢它也就還比較大,你說是不是?汪先生!”劉強將軍似的口吻。
       “哦……,應該不會烙下什么后遺癥吧?可能經濟上損失了不少?”王曉軍不安地說道,他想,怎么這個正用錢的節骨眼兒上他們倒反而主動提出還錢的事情?莫不是借此找我們什么麻煩的吧!他越想越煩躁!
       “損失嘛說大呢它也還算是比較大!不過只是針對我們這樣的打工族來說!后遺癥嘛這個不好說!”劉強的每一句話此刻都好像是霜刀冰槍。
       氣氛十分地冷漠和僵持,他們都坐在各自的座位上默不作聲,似乎揣測著對方的心理卻又打著各自的算盤。
       “這樣吧,我回去和家人商量一下,待會我還有個重要的客戶要陪,不好意思,我們電話聯系吧!”汪曉軍找了個脫身的話,他想這事兒有些蹊蹺。
       他們也沒再多說什么,臨走時,劉強甩出一句話,“那么,我們晚上十點半之前等你們的電話!希望給個說法!”
       【8】
       劉強在他哥家吃過晚飯,一家人冰封雅靜,誰也似乎不想說什么話,他們好像在靜靜地等待著什么。今天似乎約定好了,特別地沒有打開電視,雖然平時吃過晚飯沒什么事情大家也就喜歡看點電視節目,可是今天卻不然!
       時間像一條冰冷的蛇在寂寞里慢慢爬行。將近十點鐘的時候,電話響起了,劉強接了電話。
       “喂!劉強嗎?噢,我和我家人商量了下,就明天我們老地方交接好嗎?就不麻煩在電視臺節目現場交接了嘛!”
       “說好了電視臺節目現場交接嘛!你這人怎么這么反復無常呢?不行,就得電視臺節目現場交接!”劉強有些不耐煩,而且語氣強硬!
       “哦,既然這樣,那我再和家人商量下,待會給你們答復哈!”
       汪曉軍覺得此事有些蹊蹺,心理直犯嘀咕,他覺得肯定是人家借此找麻煩,干脆不要那五萬塊錢了,更何況那五萬酬金也是自己承諾過的,怎么好要回呢?人家又怎會輕而易舉地歸還呢?于是他勸老婆算了,也挑明了其中的厲害!
       吳瓊心理還是老大一個不情愿,“人家出了車禍,關我們什么事情?那是報應!你說是不是?怕他做什么?電視臺見就電視臺見,怕什么!”
       “婦人之見!你說的倒輕松!人家這個時候還錢明顯是找我們麻煩!你想想,我們有多少理由拿回那錢?我們不是允諾給人家的酬金嗎?再說我們這樣做不是落井下石丟自己的臉嗎?算了,這事兒就這樣算了,那錢我們不能再要了!”汪曉軍特別擔憂似地說道。
       “你怕我不怕!什么丟人?那不是我們的錢嗎?你不去我去!人家出了車禍關我們啥事?”吳瓊毫不示弱。
       “這個事情就這么定了!你不要管好不好?人家都那樣了,我們也不能過分是不是?再說那錢是我們允諾給人家的,這個時候要回來是說不過去的!搞不好人家還不肯善罷甘休呢!不要再說了!”汪曉軍做出了勉為其難的決定,于是再一次撥通了電話。
       “嗯,劉強,不好意思,這么晚還打攪你們哈,我和家人商量了下,那個錢我們承諾是作為酬金的,哪有承諾了又要回來的道理?算了,這個事情就到此為止吧!不好意思了哈!”
       “到此為止?你們不是又在電視臺上興風作雨,想要回你們承諾過的酬金么?怎么?不要了?這么慷慨?我們還不干呢!一定要通過電視臺還給你們!”
       “劉強啊,對于你哥出了車禍的事我們深表同情,但是這也不是我們造成的嘛!再說你們當時的做法也的確不夠厚道嘛!我掛了哈,晚安!”
       那頭電話沒等劉強再發話就掛了,劉強的怒火有些難以發泄,然而,劉大民夫婦倆卻默默無語,很郁悶的樣子。
       “哥哥嫂子,早點休息,我回去了,這事兒明天再說。”說完,劉強就走了。
       第二天,劉強又撥通了汪曉軍的電話,強烈要求他到電視臺交接五萬塊錢的事情,可是汪曉軍堅決地推脫了,不給劉強任何機會!
       劉強實在沒辦法,不得不威脅說,“那好吧,既然你不愿意接受我的提議,那我們就法院相見吧!”
       “什么?法院相見?喂!我說你們不要過分哈!你們要怎樣?憑什么?你哥出車禍又不是我們的錯!你這人也太不講道理了吧!”
       “那我不管,反正我哥哥出車禍主要是因為你們的反復無常,在媒體上給他造成的精神壓力過大才出事故的,我不找你們找誰!”
       “哈哈!這叫自食其果!誰讓你們撿錢不還呀?誰讓你們貪財呢?你們愛怎么樣就怎么樣吧!老汪我就奉陪到底!再見!”
       電話被掛了,劉強心里的氣無處可發,猛地踢了一腳草皮,草皮飛出了不少!天空灰灰蒙蒙的,大概要下雨了。
       他心想,這家伙軟硬不吃,那我只好把他告到法院去了!他心里盤算著這事兒它夠不上什么刑事犯罪,最多只能算是民事糾紛!他想,自己雖然學過幾天法律,不過早已還給老師了,還是請我那當律師的老同學張大鵬幫忙寫個起訴狀吧,不!干脆我就請他幫我哥出面解決此事!
       劉強心想,還是請個律師幫忙好,穿梭于法院高門大院的,還是他們這些律師才能夠輕車熟路呢!
       【9】
       一天下午,王曉軍正好在家休息。突然有人嘟嘟地敲門,他打開防盜門,只見一個身著制服模樣的中年人。
       “請問,你是汪曉軍先生嗎?噢,這是A市龍虎區人民法院的民事傳票,請你簽收并注意有關事項。”來人非常公事化的言辭。
       “啊?民事傳票?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們可是遵紀守法的好市民呀!怎么可能呢!”汪曉軍有些不敢相信,八輩子都沒怎么接觸過法院這東西!
       “對不起!我只是負責送達傳票,涉及具體事情還請按程序進行辦理。”來人似乎不帶任何感情,簡直就是一部程序傳達機!
       王曉軍狐疑地簽收了民事傳票,那身著制服的中年人旋即也就離開了他的家門,恰似一個幽靈似的移動木樁,漠然消失了。
       傍晚,等妻子吳瓊回來,汪曉軍像個泄了氣的皮球似的把那傳票拿給妻子看,吳瓊接過去看了看,顯出些不快!
       “你看看,這叫什么事兒!你不要那五萬塊錢,人家倒還欺負上門了!天下哪有這樣不知羞恥的事情!怕什么?咱們公堂上見就公堂上見!我們又沒犯什么王法,俗話說,沒做過什么虧心事,就不怕它半夜鬼敲門!何況青天白日的呢!怎么?你倒是先低人一頭了!”
       “哎!你婦道人家懂個什么?俗話說,打贏官司輸了錢,那地方可不是好進的,更何況我們好幾輩人也從沒打個什么官司呀!真是丟人!”
       “丟什么人?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現在社會這種事兒很平常嘛!我看你真是少見多怪的!窩囊廢!”
       “好!好!我是窩囊廢!你能干,那你就看著辦!”汪曉軍有些泄氣,也有些憤憤不平!
       “這事兒不用怕,大不了我們花點錢請個律師,說不定還能要回那五萬塊錢呢!”
       夫妻倆你來我往,賭氣閑扯了好一陣,也不見半點服輸,一夜無話!
       到了傳票上指定的那一天,正是星期六下午,法院里除了當事人、代理人、法官、書記,法警等,其它旁聽的社會閑雜人士也還真不少!
       時間到!只見一中年男性法官清了清嗓子,正色道:“請大家肅靜!本法庭現在開庭審理,下面請原告訴訟代理人宣讀起訴狀。”
       原告劉大民請的代理人正是經驗豐富的律師張大鵬,只見他義正言辭地宣讀了振振有詞的起訴狀,贏得全場一大片同情!
       那法官聽完起訴狀,掃視了一下人群,接著說道:“下面請被告訴訟代理人宣讀答辯狀。”
       被告人汪曉軍請的訴訟代理人也是他托熟人找的嘉寶律師事務所的金牌律師牛志雄律師,只見他年富力強,身著筆挺,十分干練沉著地宣讀了答辯狀,雖說是宣讀,感覺好像他能倒背如流,竟而又將絕大部分聽眾們的同情心給拉了過來!
       人群開始有些騷動,人們七嘴八舌地紛紛議論起來。只見那法官再次清了清嗓子,正色道:“請大家肅靜!現在休庭三十分鐘!”
       沒想到開庭這么短暫就立馬休庭三十分鐘,可見原告被告雙方可謂勢均力敵,情況需要法官們休庭研究決定。
       三十分鐘后,再一次開庭。只見那主審法官再次高坐在了審判席位上,這次似乎是成竹在胸的神情。
       “經合議庭研究決定,此案當事人雙方主張及論據充分,訴訟標的明顯,建議適用訴訟調解,請問原告、被告以及雙方代理人,可有異議?”
       主席臺下面,原告和被告及雙方代理人都表示沒有異議,現在此案從民事審判改為了民事調解!
       “下面請調解法官王法官作出調解主張,充分征求當事人雙方意見。”先前那主審法官發言道。
       只見那法官左手的一個法官清了清嗓子,正色道:“鑒于雙方當事人的訴訟請求,本法庭作出如下調解建議:原告劉大民返還被告汪曉軍所謂酬金五萬元,被告汪曉軍給予原告劉大民精神損失費五萬元!現在請雙方當事人提出各自主張或者意見!”
       稍微沉默了一下,只見原告代理人律師張大鵬主張:“法官大人,那五萬塊錢是被告汪曉軍承諾給原告劉大民的酬謝金,本人請求不予返還,并主張被告方另行賠付原告精神損失費五萬元!”
       只見被告方代理人律師牛志雄示意發言,提出主張:“法官大人,原告劉大民作為一名多年職業的出租車司機,理應首先遵從出租車行業的不成為法律規定,無償歸還被告遺落在他車內的十五萬現金,被告人堅持主張要求原告返還違背社會公德的所謂五萬塊酬謝金!同時認為劉大民所出事故與被告汪曉軍并無直接的關聯,所以對其所提五萬塊錢的精神損失費予以駁斥,請法官大人予以駁回其非法請求!”
       聽眾席上又起了一陣騷動,法官們也似乎沒有了主張,只見先前那主審法官立馬壓制道:“請大家肅靜!肅靜!”
       人群的騷動又像鴨子似的回歸到河里,各自安靜地尋覓著自己的蟲子吃!
       只見那調解法官王法官再次做出調解建議:“鑒于原告劉大民因被告方汪曉軍所造媒體聲勢對其車禍事故有間接的精神性影響,本法庭再次作出如下調解意見:原告劉大民返還被告汪曉軍所謂酬謝金五萬元,被告汪曉軍給予原告劉大民精神損失費六萬元!”
       一聽到調解意見的現場變動,人群又開始七嘴八舌地議論紛紛,漸漸騷動起來!
       那主審法官見此情境,一時半會兒也得不到滿意解決,于是趕緊宣布:“現在宣布休庭,宣判時間另行通知!”接著猛敲了一下法槌!
       【10】
       接下來,雙方又展開了各自的神通,雙方當事人及其代理人沒有少跑法院,最終達成了某種妥協,雙方精疲力竭地接受了法院這樣的調解結果:“經雙方當事人在平等、自愿協商的基礎上,現法院作出如下調解決定:原告劉大民不再返還被告汪曉軍承諾的五萬塊酬謝金,被告汪曉軍給予原告劉大民五千塊補償。”
       案子終于在雙方筋疲力盡的時候來到了雙方都不太滿意而又不得不接受的一個妥協的結果。
       王曉軍拿著調解書回到家的那天,真是霜打的茄子樣,吳瓊見了他也沒好氣。
       “哪有這樣的調解,真是沒有王法了!簡直是沒有天理了都!”
       “這下滿意啦!不聽我的勸告,不但沒要回那五萬塊錢,倒還另賠上了上萬塊錢!都是你婦人之見惹的禍!”
       “呵呵!你倒還怪起老娘來了!都怪你這個窩囊廢,居然能把十五萬塊現金給落下了,不然,哪有這些事情?”
       汪曉軍也自知理虧,從頭到尾,主要的事情不就是出在他自己身上嗎?怪只怪自己一時的粗心大意!
       這邊劉大民一家看到這調解書,似乎也沒有撈到個理想的結果,除去打官司的開銷,差不多也就是先前那五萬塊錢的酬謝金,如果再算起自己的損失,不知道自己還要賠上多少錢財呢!更何況多好的手竟給折了!哎,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重操舊業!
       夜晚,劉大民翻來覆去地睡不著覺,乘著妻子睡熟之際,他悄悄地爬起來,打開客廳的壁燈,一個人抽起了悶煙,一支接一支!
       他想,真是報應!自己作為一名出租車司機真不該生出貪財之心,的確應該將那十五萬塊錢無償歸還人家失主,畢竟人家是自己的客人嘛!
       他又想,其實自己貪念那十五萬塊錢也著實有些心虛,睡不踏實,可是自己的那點心虛輕而易舉地竟被弟弟和老婆的貪念給壓倒了,不!毋寧說是自己的貪念在無形之中被他們的貪念給慫恿和助長了,哎!總之全是自己的錯!
       煙灰缸里的煙一支支疊加了起來,劉大民心緒萬千,絲毫沒有半點睡意。
       他想,生活真會欺騙和捉弄可憐的人們啊!自己開出租車十多年了,從未做過什么虧心事,平常也算是老實本分,也愛幫助親友們的急難之事,沒想到竟然為了那十五萬塊飛來的錢財而遭了這等報應,在親友們面前乃至不少觀眾那里丟失了自尊和顏面!真是損失太大了!
       他又想,其實人生活在這個世界上,有很多東西是難以自我控制的,弟弟和妻子的支持反倒變成了慫恿他走向錯誤的重要因素。生活中有多少柴火星子的小事就因為環境的助推而莫名燒成了熊熊大火了呀!還有那些愛看熱鬧的觀眾以及多事的媒體!
       劉大民一支煙接一支煙地抽著,一件件往事在他腦海里回味著,檢討著,好像一個個精靈莫名飛出來撞擊到墻壁上,又重重地跌落在地板上!
       他恍惚看見了那些莫名精靈的撞擊和跌落,地上慢慢地鋪上了一層。奇怪!他看到它們堆積的越多,他仿佛心里也就越來越輕松自在,最終他又恍惚看見地上跌落的精靈都變成了厚厚的雪花,而他竟然站起來開始在雪地里奔跑,奔跑,不知道跑向哪里,拼命地奔跑,最終跌倒了,睡在了雪地里,一點也不冷!
       第二天,天大亮了,當妻子胡翠花醒來卻發現不見了劉大民,她立馬翻身起床,走到臥室一看,只見劉大民沉酣地斜倒在沙發上睡得深沉。她不忍心打攪了他,知道他昨晚不好受,肯定睡得很晚,讓他再睡會兒,她輕巧地洗漱并準備著早餐。
       將近吃午飯的時間,當劉強有些不好意思地來看他哥時,只見劉大民精神很好,好像若無其事,完全恢復了曾經的精神面貌,于是他也就不再多說什么了!稍稍閑說了幾句話,他就悄悄地溜走了,平常是哥哥嫂子不用留他吃飯也就一起吃飯的!
       不過,從窗戶里看著弟弟遠去的身影,劉大民還是會意地領會了劉強的離去。
       
       本小說根據《今日說法》虛構編寫,劍門若郎2011年8月于嘉州草書
      八斗文學


    .

      【申明】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許多資源來自網上,供廣大同好欣賞學習,并不代表本站觀點,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權利,敬請告知。
     錄入:劍門若郎 內容來自:網絡
    共有評論 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登陸后顯示大名
    • 內容:
    • 驗證碼: 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 飛天文學網 筆下文學(www.jinshayule53.com) ©2004-2021
  • 本站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長: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備12001531號
  • 一分快3 www.kylegreerrocks.com:固始县| www.everyounggroup.com:邢台县| www.rolfjoneslaw.com:焉耆| www.www2246v.com:孝义市| www.publicjusticeforum.org:北宁市| www.8dem.com:台南县| www.thebox-ny.com:进贤县| www.ib118.com:夏河县| www.1958difan.com:白玉县| www.foorat.com:泗阳县| www.chen0370.com:湘阴县| www.genoad.com:黄大仙区| www.daiyun15.com:手游| www.ianburney.com:农安县| www.kd933.com:克东县| www.joannaselby.com:武平县| www.julie-lavergne.com:郑州市| www.colangelosbakery.com:景宁| www.jsyezhou.cn:汕头市| www.yhthw.cn:象州县| www.happyholiday-gd.com:永福县| www.game-football.com:龙山县| www.repingou.com:岱山县| www.helpthehooch.org:阿拉善右旗| www.3gsands.com:本溪市| www.desertridgesuperblock7north.com:广汉市| www.hannahchungportfolio.com:信宜市| www.gbbsrh.com:如东县| www.cdzhyz.com:仲巴县| www.wunderkind56dvoek.net:平昌县| www.fg556.com:印江| www.cnxhy.com:牡丹江市| www.52xianjin.com:陆良县| www.dhdtw.com:称多县| www.rivercityrugby.com:铜陵市| www.klinik-perkasa.com:金堂县| www.wmeiyi888.com:临西县| www.ysliangcheng.com:闽清县| www.tearway.com:郧西县| www.fromge.com:万年县| www.ptlins.com:芮城县| www.catalinamotoroiu.com:濉溪县| www.nesemancreative.com:无为县| www.mt779.com:舒兰市| www.zm833.com:绿春县| www.arzummodaevi.com:双峰县| www.wughsc.com:鄂托克前旗| www.bangdays.com:财经| www.hg10345.com:南陵县| www.1663pj.com:班玛县| www.mzsgs.com:高安市| www.cp9771.com:屏边| www.f5767.com:运城市| www.hannahchungportfolio.com:陇南市| www.karolak-k.com:昌江| www.coutdev.com:同德县| www.genericdrugonline.net:辽源市| www.choco-loco-net.com:依兰县| www.taynelemon.com:梨树县| www.zydlgzdw.com:邢台市| www.xlpww.cn:固镇县| www.nrcb9.com:兴安盟| www.wzhxzhssls.com:霍州市| www.gparkin.com:富裕县| www.sallytarr.com:嘉峪关市| www.kecsd.com:大邑县| www.rijiw.com:巩义市| www.smithbmw.com:黄骅市| www.soulshakti.org:美姑县| www.dow98.com:东阳市| www.fanpz.com:祁连县| www.crimson-room.net:高青县| www.ppmss.com:独山县| www.cv62.com:玛多县| www.cec-ci.org:和平区| www.xx4y.com:木兰县| www.dtyddy.com:开封县| www.newoxfordbotanical.com:榆中县| www.sc7556.com:靖江市| www.fathernatureonline.com:普兰县| www.taralynnfoxxblog.com:灵武市| www.senimarmer.com:宜君县| www.barnfrog.com:虎林市| www.dasantrola.com:唐海县|